国际足球新闻一粒新药研发成本昂贵赛航母?解析《药神》背后的产业逻辑-资本军师

发布时间:2015-10-11编辑:admin阅读:107

    一粒新药研发成本昂贵赛航母?解析《药神》背后的产业逻辑-资本军师
    导语:随着电影《我不是药神》热映,人们记住了“药神”,实际上还应该记住更多的“药侠”,比如现实中为改善中国医疗产业而默默无闻奋斗的斗士们。
    01
    “正牌非仿制”药的努力,是否打水漂?
    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中,代购印度廉价仿制药救命,成为那些想活下去的患者铤而走险的招数。
    但仿制,也许并非解决问题的正路子,必须从根上去解决,比如自力更生研制同样廉价的国产新药。就像老百姓们说,药就是命,难道政府就不能拿出两弹一星的精神投钱去研发新药吗?

    其实,两弹一星的精神在医疗界是不缺的。最近,合肥科学岛正在研发的针对急性白血病新药,也就是治影片中的那个绝症的药斗战圣皇,算是针对这个医疗空白的一个努力?
    2017年12月11日,南京传奇生物的CAR-T疗法成为国内首个获得受理的临床申请;12月13日,信达生物的信迪单抗注射液上市申请获得受理,成为国内首例提交上市申请的国产PD-1单抗,用于治疗霍奇金淋巴瘤。
    还有来自资本力量的努力,也彰显了解决问题的诚意。例如,本土五大制药公司之一的复星医药,累计从资本市场融资累计超210亿元,来做研发。高研发投入,是复星医药工业板块的重要看点,其研发投入在A股医药板块长期处于前列。
    更值得一提的事情是,中国本土的复星干脆把“印度药神”给彻底收购了。
    ——2017年,复星医药完成对印度仿制药厂GlandPharma的收购。
    GlandPharma是印度第一家获得美国FDA批准的注射剂药品生产制造企业,并获得了全球各大主要药品市场的GMP认证。
    再比如近期的融资事件,来自青松基金的近千万元天使轮投资“智药科技”,试图用AI手段,用强过同类美国独角兽公司的技术数据,来解决长期顽冥不化的医疗痼疾。
    这对于动辄上亿的新药研发费用来说,也许只是杯水车薪,却好过没有任何改变。
    无论如何,这个世界还是正在改变得更适合让人活下去。在资本和产业的双轮驱动下,那些将被死神夺命的人们将存一丝活的希望。
    从大的宏观背景上看,可以说,《我不是药神》播映的正是时候,恰逢大批新药上市的“新药元年”,里面揭示的问题具有现实预警意义。
    2017年,美国FDA批准了46个新药,创下20年来最高纪录。获批新药以抗肿瘤和罕见病药物为主。中国食药监总局(CFDA)更是在这一年加速狂奔,利好新药临床和上市的审批政策频出国际足球新闻。
    “新药研发通常分为两个方面,一是满足今天的临床需求,提高药品可及性,如CFDA提速审批让新药更快在中国上市,让老百姓不用再到印度买药李寒空,在国际上批准的药将来可以在中国同步批准。”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沈竞康表示,“二是满足现在还没有很好治疗手段的需求,这是肿瘤药物集中的原因。”
    2018年1月4日,CFDA发布首部《中国上市药品目录集》,第一批收录131个药品203个品规,以进口原研药为主,共有172个品规,占85%;2017年批准上市23个品种、36个品种规格,数量也是近年峰值。
    7月6日,刘青松药物学研究团队自主研发的一款急性白血病靶向药物获批开展临床试验,有望五年后正式投入市场。
    急性髓系白血病(AML) 是成年人中最常见的一种白血病。30%AML的“罪魁祸首”为FLT3-ITD激酶突变,在2017年之前,全世界都没有临床通过的靶向药物可以治疗。2017年5月,由诺华公司研发的世界上首个临床应用于此病症的靶向药物在美国获批上市。
    然而,该靶向药物售价高昂,一个月的剂量在美国卖到15000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0万元左右,且该药在使用过程中易导致一些副作用,国内暂时没有批准其入市。因此,临床上急需更加安全有效的靶向药物。
    刘青松团队从2012年就开始研究这一靶向药物,经过了“老药新用”研究等多个阶段,最终成功研制出HYML-122。“过程很复杂,仅成药性优化这一项研究,就需要两年时间。”刘青松说。
    HYML-122是一种新型结构的、高选择性、高活性的FLT3激酶小分子抑制剂。该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目前已申请了中国和PCT专利保护。
    2017年11月,刘青松团队和合肥合源药业有限公司联合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申报了临床试验,经过药监部门严格的审查及研究,在2018年6月底获得临床试验批件。“想获得临床试验批准很不容易,需要经过多轮测评和审查,确保可以‘药物上人’。”刘青松说。
    这个时间周期是五年,比较起动辄十年以上的周期算是快的。其实,新药研发周期长、投入大、效率低一直是医药领域的明显痛点。
    德勤发布的一项关于新药研发回报价值的研究称,2017年新药研发回报率下降到3.2%,低于2010年的10.1%。药企需要花费近20亿美元将一个药物投入市场。
    新药研发风险高,无数制药公司、生物科技公司以及科学家,数十年如一日,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和人力,却无功而返。所以,归根结底,老百姓为什么买不起药?正是这样九死一生的项目成功率推高了专利药的价格。因此,如何提高新药研效率、降低研发成本,从而降低药物销售价格、拯救更多病患的生命,成为绕不过的命题。

    02
    荒诞的商业逻辑刀剑泪,难以根治的产业痛点!
    在治病救人和天价特效药的讨论之中,药厂很容易被描述成为贪得无厌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主义恶魔,撇开道德讨论不谈,从经济学上我们不妨看看一个药厂研发新药到底要花多少钱。
    先说结论:新药研发贵得令人发指,一粒新药可能比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还贵,你信吗?
    事实上,像“格列卫”“索菲布韦”这样的专利药,其生产成本并不高,真正使得定价昂贵的是巨额研发投入。
    一款新药,制药业为其付出的平均研发成本大约为26亿美金。事实上,一些专利药的生产成本并不高,主要投入都在研发,既包括单款药物的研发投入,还包括诸多失败项目的沉没成本。
    业内有说法:“第一片抗癌药的成本可能是50亿美元,第二片往后的抗癌药成本可能是50美分”。那说来说去,研发药品为什么这么贵?大概有以下几个理由。
    首先,从研发到上市的成功率低得难以想象,数亿美元成本的百里挑一。
    据说,每100个进入临床研发的抗癌特效药,最终能走向市场的不到5个。与此同时,这其他95个药品,每个数以亿计美元的研发成本就打了水漂了。怎么办?那只能通过最终批准的药物的定价来收回成本。
    其次,十多年研发时间太长,病人等不起,药厂其实也等不起。
    据说,从最初在实验室的研发算起,抗癌特效药的整体研发周期甚至可以达到15-20年。而这期间,药厂是不能从这款药上拿到一分钱的,所以现在药厂规模越来越大,因为小药厂即便有研发出了很有希望的新药,但是研发的周期就能活生生把它拖到破产。
    再次,研发成本本身也在爆炸式增长!
    若以每10年为一个单位,从1970,1980,1990,到2010的每个十年里,药品的研发成本几乎增长了15倍。
    专利保护有20年啊,药厂还不赚的盆满钵满?不存在的!
    你作为一个药厂,研发了一款新的抗癌药,实验室里做了3年,走过流程审批花了11年,申请专利到批准用了3年,总共花了50亿美元。于是你说,终于可以独家卖药挣钱了!结果发现,怎么只剩下3年保护期限了!与此同时,在你的专利保护过期之后水馒头,任何人任何厂商都可以甩着膀子照着你的药品随便抄随便卖随便挣钱了。怎么样?充满酸爽吧。
    人命大过天,为保命印度人就是这么干的!
    没错,印度的确有“强制专利授权”(Compulsory Licensing),很多印度公司甚至通过这种制造仿制药的方法,迅速成长成为药业巨头(例如NATCO)。在2012年一起指标性的案例判决种,印度当地法院判决德国拜尔公司的抗癌药Nexavar在印度失去专利保护,所以本地的药厂可以可着劲随便继续仿制了。
    回到刚才提的例子:你作为一个药厂,研发了一款新的抗癌药毛小方,实验室里做了3年,走过流程审批花了11年,申请专利到批准用了3年,总共花了50亿美元。结果发现,只剩下3年保护期限了!然后印度政府笑嘻嘻地跟你说:“因为印度人买不起,所以我们强制专利许可,让印度药厂生产一模一样的仿制药。而且还会出口到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等等国家,不过不用担心,我们每颗药会给你交10美分地专利使用费用的”。
    中国药学会与麦肯锡发布的《中国医院药品报告:深度洞察》显示,2010至2012年间上市的24个创新药物,在2013至2016年间增速达27%,但在中国医院渠道获取市场份额对创新药而言有一定难度,从第1年到第5年,24种创新药物中,只有3种的份额提升超过于2%。
    这里面的逻辑悖论是—— 如果没有成功之后的巨额利润,药品公司为什么要承担风险,去做动辄十多年的数以亿计美元纯砸钱,不听响,没效益,而且最终成功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五的事情?
    还有,如果大家都去买廉价仿制药,到最后,怎么可能还会有药厂愿意承担这种风险去研发特效的抗癌药物?
    那么,没有特效药的癌症患者,在那个时候,应该怎么办?!竹下俊 答案无解。
    最后,举一个比较成功的A股上市公司的例子——复星医药。
    当然,现实并没有那么绝望华华丹。正如药神诞生于印度,把药神给收购了不失为良策,之前提到的复星医药就是这么干的。
    复星医药持续完善“仿创结合”的药品研发体系。除新并购的Gland Pharma外,复星医药在研新药、仿制药、生物类似药及一致性评价等项目共171项;2018年初,苯磺酸氨氯地平片(施力达?)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有助于公司不断提升产品质量水中女妖 。报告期内,单克隆抗体的研发进一步加快,有6个单抗品种、11个适应症已于中国大陆获临床试验批准,其中3个产品已进入临床III期;另有3个创新单抗均于美国、台湾地区获临床试验批准。同时,利妥昔单抗注射液(用于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于2017年已报新药上市申请,有望率先打破国产单抗生物类似药零的突破。
    除新并购的Gland Pharma外,复星医药销售过亿元的制剂单品或系列共有21个。这么看来,它是不是很成功呢?
    复星医药2018年Q1收入同增47%,而新药上市、医院运营支撑后续高成长。
    数据显示,复星医药近三年制药业务研发投入呈逐年上涨趋势,所占医药工业营收比重亦逐年上升,达到9%以上。作为对比,A股化药公司平均研发投入在5%左右。

    03
    中国需要更多民间药侠的诞生
    电影主角的原型陆勇更愿意自诩为“药侠”,而非“药神”。一字之差却暗含深意,神是天赋使命,而侠是后天修炼而成的,有着艰苦卓绝的努力过程。
    像陆勇这样的“药侠”在中国还有很多,比如说杨晨也可能算曾经的一个,只是他“改邪归正”走上了创业的路子。之前提到的青松基金投资的人正是他。
    2015年争宠这技能 ,刚从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获得博士学位的杨晨,也开启了印度医药之旅,但与陆勇代购药品不同,他创立了康安途,通过医疗旅游的方式,将丙型肝炎病人带到印度,在那里走门诊看病拿到印度仿制的“索菲布韦(由美国吉利德公司研发的丙型肝炎特效药物)”后回国治疗。通过这种方式,杨晨和他的团队帮助了近5000名中国病人获得低价并且有效的印度仿制药。
    在《我不是药神》首映的日子里,杨晨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晒出他来往印度的飞行轨迹台湾蝴蝶谷。“三年多的坚持,三十万公里的旅途,初心不变,砥砺前行!”

    而这样曲折漫长的救命路线却让杨晨思考罗琦琦,如何能让更多的中国病人用上价格合理的专利药,免去代购药物风险或是长途旅行的劳顿。
    2017年,药理学博士杨晨与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专家黄韬博士,联合来自国内顶级高校机器学习团队的顶级科研人才,共同创立了新科技公司——智药科技(原洋安医药),公司注册在宁波,总部设在上海,实验室设在苏州工业园区的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化细胞所苏州产业园区,旨在研发能够切实提高药物发现效率的人工智能技术,并将其应用于抗病毒领域新药研发中。
    目前,智药科技已开发出虚拟药物筛选分子对接工具KangDock,在测试数据集上的预测准确度已达到了93%谍海军魂,超出美国独角兽公司AtomWise同类产品AtomNet近4个百分点。据悉,这一技术的应用有望为制药业节约数亿美金研发经费。
    从原理上说,AI技术的兴起能帮助研发人员更快速地搭建富有预测性的模型,从而创建更有效的制药配方、降低失败风险,从而缩短研发周期和降低成本。AI可以将新药研发的成功率从12%提升至14%,这仅有的2%的增长不容小觑,可以为整个生物制药行业节省数十亿美元,同时,还可以省下很多研发时间。
    AI+新药研发这一领域,目前除了有初创公司,譬如twoXAR、BenevolentAI、CytoReason、晶泰科技;也有像辉瑞这样的巨头涉足,它早在2016年就与 IBM Watson Health达成合作,将Watson的AI技术用于其研发新型抗癌药。
    (部分资料源于媒体)
    喜欢本文的亲们,请在页尾留言,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