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域名注册一篇反映钻工真实生活的原创小说——《钻工老李》,请耐心看完(连载二)-洲际矿山

发布时间:2018-07-29编辑:admin阅读:172

    一篇反映钻工真实生活的原创小说——《钻工老李》王泓人,请耐心看完(连载二)-洲际矿山

    钻工老李(连载一)
    在豫,陕,山,三省交界的地理位置上,九百里秦岭山巍然屹立,延绵不绝。山峦叠嶂,沟壑纵横。大山腹地各种矿产资源丰富,而金矿的储存量最大。因此,在浩瀚无垠的群山中,星棋密布着无数的矿洞。而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矿工集结于此的各个矿洞,挥洒着青春安快物流,奉献着激情。在生与死的边缘拼搏一份收获,在冰与火的世界奋斗人生幸福。用梦想与希望浇筑着生活未来,用热血与激情诠释着人生悲壮。
    对于老李和儿子,他们父子俩也和其它钻工一样,也只是千万矿工中的沧海一栗。是再也普通不过,身份卑微的农民工了。而此刻,在巷道内,父子两人也下了三轮车,和其它钻工师傅们分道扬镖,各奔东西,向各自的工作面走去。
    老李和儿子走上一条10多米的上斜坡,来到平台上,挎过卷扬机台,面前是一条120米的下斜坡巷道,斜坡呈30度往下垂直延伸一贱倾心,老李的工作面在斜坡下头,是沿脉平巷掘进道,距斜坡口200多米。老李左手拉起固定在洞壁上的安全绳,侧身前行。斜坡上有处石板光滑,有处凹凸不平,伴着碎石尘土,每走一步,都有摔倒的可能,更要紧的是,老李腿上曾经受过骨伤,而且有风湿,老寒腿,走斜坡时格外小心,稍有不慎,刺激到旧伤处,都会有锥心的疼痛。
    当老李艰难的下了斜坡,走到工作面时,儿子早在掌子面上用铁撬棍开始敲帮问顶的排险工作了。儿子双手握着铁撬,用力的撬动洞壁上的浮石和松动的悬石。老李看着儿子满脸的汗水将稚嫩的脸庞点缀的晶莹剔透,心中一阵疼爱有加,赶紧抢过铁撬说道,你歇着吧,让我来。当老李清理好工作面,儿子已经拉好了风水管,搬去了工具箱,钻机和钻杆,正在给风钻加机油。老李看着儿子的行动作风,满心舒坦的欣慰一笑紫兰仙子,心中暗自窃喜。儿子成大人了,有眼色,有干劲了,是块学徒弟的好料子,不出一个月,我将能调教出一名合格的好钻工欢喜姻缘。
    俗话说莫言重生,出门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谁说不是呢。父子同心,其力断金,携手并肩,互助帮扶,同患难,共甘苦。矿山上有多少亲兄弟,父子兵正不分昼夜的奋战在生产的第一线呢。
    一切准备就绪,儿子打开风水闸阀,老李抓起钻机,儿子插入钻机,将钻头部位接触到掌子面上,定好位置,老李开钻打眼。工作面是2.2米/2米的延脉掘进,岩石结构由花岗岩与墨石组成,呈横斜纹理,硬度大,爆破难度高。而老李做为钻工界的老司机,那是技术娴熟梦幻兑换系统,胸有成竹,排眼布局,方法独到。为了能够提高爆破米数,增加工价工值,老李选择了7眼掏心,外围叠加点缀4个近附助眼,再布左右上下,扩大附助钻眼,目的是爆破时能起到更佳的掏槽效果,以保证炮效深度。刚定钻眼时白鹭洲中学,儿子双手紧握钻杆头国际域名注册,用力固定好钻头与岩石的接触处,钻杆飞速转动,断面上加杂着泥水石霄,火星四溅,儿子的脸上立刻感受到灼烧般的疼痛,侧面昧着眼睛,等钻头与岩石容纳,进入几分深度时,才转身退后,帮老李踩着凿岩机的气腿机爪。
    平巷内水雾弥漫,粉尘飞扬,凿岩机高分的轰鸣,将洞面弄的乌烟瘴气。在这样的能见度极低的恶劣环境下,老李和儿子,一个打钻,一个扶眼,互相默契配合,心照不宣,紧张而火热的工作着,其间一个卡杆,把正全神贯注打眼的老李闪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经过5个多小时奋战,断面上炮眼全部打好,儿子抓起吹风管,接好风带,扒净底部周边的碎石,把钻孔内的残碴吹出,掘进钻眼工作算是完成了。父子俩人撒离了钻机,钻杆,风水管,工具箱。坐在地上,等着洞内值班人员把炸药导管送到工作面上。
    暗淡潮湿的巷道内,老李父子靠着洞邦曲腿而坐,安全帽上插着的矿灯发出两束蓝光交错央射在岩壁上,显得阴森邪魅。老李又一次点燃二支香烟,随手塞给儿子一支,儿子吸了一口道,爸啊,你身体不好,还老是咳嗽,就少抽烟吧。老李哎了一声,说道,娃呀,你知道啥蛮。都说吸烟有害健康,可国家还不是大量制造香烟售买,都说矿山危险难干,还不是有千千万万的矿工在各个矿山拿命挣命,叫我说,人各有命,生命的长短是上天安排的,谁也逃不离生老病死。别说这烟啊,还真是好东西,能解泛提神,散忧消愁邗江实验学校,离了它,茶饭无味,神情恍惚,干活累了吸一口,那叫一个味道鲜美,关键还得劲。在矿山吸烟算啥危害,比起矿难事故,粉尘,炮烟对矿工身体的摧残,这都不是个事。儿子看了老李一眼,笑着说,爸,你还说的真透彻,精辟。
    不知等了多久,洞内值班人员才用人拉车送来了炸药,导管。老李按照导炮管上标的段数,依序列号将导管头插入炸药条,依排眼顺序塞进钻孔,儿子便依次序给炮孔增加炸药条的数量,然后用朔料管装药充填好。老李检查好钻孔已装好炸药,然后集结导管用胶带将引炮管固定好,并做好引炮炮头连接在放炮触线上,拉起炮线向洞外退出石秀云,避让在安全巷道内,水谷幸也值班员也设好爆破警戒线,老李把炮线连接在起爆器上,充上电,等起爆器上指示灯亮了,便随手拧了开关,起爆。轰隆隆一声巨响,爆破结束了。凭多年的爆破经验,从爆破声中,老李听得出,这一爆,炮效极好,又是一班高工值。便安心的叫上儿子出洞下班。
    走平巷道还好,尤其是每当下班上这段120米30度斜坡时,老李都感到力不从心张政雄,上不来气,每爬上一段坡时都要休息会大口喘息,老李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是中度肺尘了。去年到某正规单位矿山找活干,公司需要体检招人,老李己经检查出是肺尘病。用人单位都没聘用。今年工作的矿山,是私人老板经营近视回归镜,不需要体检,老李才得己有活干。
    干矿山几十年,频繁的在粉尘,烟尘,油烟浓度高的环境内从事重体力劳动,防护措施差,通风设备不完善,条件恶劣的情境下,就会呼吸到生产粉尘余多多不多余,烟尘,并在肺在潴留,引起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严重时,呼吸困难,胸悸,胸闷,胸疼十全十美造句,因而引发全身性疾病。是矿山生产中重要职业病之一。
    老李强忍隐疼,举步维艰,费好大会功夫才爬上斜坡,来到主巷道,和儿子一起等着接送工人的三轮车,等车到了位置,疲惫的爬上车箱内,随身盘卧在车尾部,再也不想动弹了。三轮车一路高速喧腾向洞外驶去。
    经过多时颠簸之苦,三轮车出了洞外,已是中午时间,下了车,老李和儿子快步向宿舍楼方向走去,一阵冷风吹过,一阵寒流将衣服上的汗水,泥水迅速凝冻,使老李感觉到体温骤降,那真叫一个透心凉啊。回到宿舍,脱下冰凉僵硬的油腻班衣,换上拖鞋,儿子已经打回来一桶热水,老李洗漱完毕九之濑遥,跟儿子一起到厨房吃饭。因为不是正点开饭时间,老李和儿子匆匆的扒拉了一些早上的剩菜剩饭,就回到宿舍准备睡觉了,老李清楚,今天还有晚班,又是一个难熬的夜。
    岁月荏苒,时光飞逝。秦岭山脉也从皑皑白雪的冰封世界变幻成苍翠浓郁的碧海。延绵千里,纵错起伏的群山秀峰叠嶂,云峰飘渺。此刻,正是仲夏季节。脱离了城市繁华的喧燥,世俗的恹气,隐匿在青山碧水的幽谷之中,使人爽意悠然,留恋忘返。
    然而,在这般世外桃园的境界内,却暗藏杀气,阴霾重重,多少矿难,事故,残酷无情的摧覆打压着矿山人的高昂斗志。多少血泪史,多少悲壮歌,多少血雨腥风路何苏叶,多少黯然销魂事。但是,迫于生计,又有多少矿山工作者常年集结于此,不论季节,不分昼夜,不惧辛勤,不谓苦寒的为矿山的建设生产添砖加瓦,无私奉献着。
    今天是五月初四,明天就是民俗传统的节日,端午节。老李和儿子就向矿山私企老板请假停班一天,因昨天工地老板为他们父子结算了今年第一个季度的工资,老李正想去邮政储蓄银行把钱存在卡上,顺便去集市上置办一些生活必须品。父子俩人吃了早饭,乘坐私人拉客的小面包车,来到乡镇集市上。镇区四周方圆几十里都是矿区,外来打工人多,流动人员密集,因此上,镇区经济活跃,物流畅通,也算得是繁华热闹。父子俩人一前一后在拥堵的街道上溜逛着。
    老李目视着前方的儿子。心中暗涌欣赏之意,是啊,经过几个月的矿山劳作磨砺,儿子都有男子汉的气魄了,身材挺拨伟岸,五观端正俊朗,举止风范得体大方,行为言语阳光爽朗。和同龄人比较,儿子成熟稳重许多,在拥集的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多有出类拨萃之势。想到此处,老李真的是感慨万分,欣慰至极。心中念想一动,就拉着儿子非要给儿子买一部新款手机,以做鼓励,儿子推阻再三,还是接受了父亲的好意,买了一部时下流行的国产手机。两人去银行打了钱,又买了生活用品,去饭店吃了两份当地特色小吃,而后乘车返回矿山。
    五月的天空皓翰无际,藯蓝如洗,但也随时有可是风起云涌,晴天霹雳。人生林显宗,也并非每一段路都是桃红柳绿,蝴蝶蹁跹纳粹军旗下。人生无奈,如惊鸿般短暂,如夏花般绚丽,现实总让人感叹时光的无情,来不及爱,来不及恨。有太多精彩的故事,往往还没有走进向往的情节里,就已经闭幕,留下的只有遗憾,悔恨。(未完待续)
    作者 | 飞天
    感谢洲际矿山粉丝供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添加小编微信,
    回复主营矿种+姓名,石头兄弟邀请入群!


关键字

上一篇: 乡土药神69

下一篇: 乡村野事香艳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