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一生甘愿只看风景 卞之琳-东方文化云

发布时间:2017-03-29编辑:admin阅读:149

    一生甘愿只看风景 卞之琳-东方文化云

    东方文化云
    【这是一个带你涨知识的公众号】
    文化典故 | 诗词歌赋 | 全民阅读 | 民族建筑
    百转千回都不能同你讲
    水有愁,水自哀,水愿意载你
    ——卞之琳

    作为诗人,卞之琳是中国现代诗歌史上“主知”派的代表,师从“新月派”诗人徐志摩,与“雨巷诗人”戴望舒并称“南戴北卞”,与何其芳、李广田合称“汉园三诗人”。
    作为翻译家,他的译作《莎士比亚悲剧四种》更成为中国莎士比亚作品翻译的最高成就。
    或许提起他,你会有点陌生,但如果说到他的《断章》,国泰君安你会恍然大悟。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天高云淡,徐徐清风,芦苇摇曳,绿树婆娑。桥上观景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桥下影影绰绰,流水悠悠热血八路。殊不知,高处的楼上人却在看你,你又是楼上人的风景。
    窗外明月,月光如水,推窗举目,凝望明月,思接千里极速人生,或勾起思乡的浓浓情结大医仙,或引发对友人的遥远记挂,或泛起对恋人的依依情思。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装饰了你的心境。殊不知,此刻的你,同时又“装饰了别人的梦”。

    自然之景以其特有的方式回报了桥上人的多情,而桥上人又该以怎样的方式来回报楼上人的一片美意呢?
    如此朦胧梦幻的诗,折射在现实当中,却是一段爱而不得的忧伤故事。作为才子,卞之琳一生苦恋“民国最后一位才女”张充和奇剑狂法师,留下刻骨铭心的遗憾。
    1933年,靳海音23岁的卞之琳陈康炳,正是民国诗坛上一颗璀璨的新星。
    那时,他的诗正跳出男欢女爱的小家子气,他自己也表示“我在私生活中越是触及内心的痛痒处,越是不想写诗来抒发”,但是张充和的出现却改变了这一切。

    张充和
    一次偶然的机会,卞之琳认识了来北大读中文系的张充和流性人,对才貌双全的张充和一见倾心。卞之琳开始在诗作中隐隐透露自己对张充和的情感,三两言语而情绪万千。
    可惜苦追了张充和十几年超优汇,最后依然没有开花结果。直到后来张充和与美国人傅汉思结婚,远赴美国,留下卞之琳,仍痴痴的做着那个被她装饰过的梦幸福耙耳朵。

    1986年,张充和应邀来到北京参加活动,他们又再一次相遇,也许是太久没有踏上这片土地,张充和还和大姐元和唱了一曲《游园惊梦》水脑袋。
    她虽年事已高,可扮上妆容,往台上一立,那气质民国警花,那语调qq御剑天涯,那神情还是充满魅力,她的小袖轻轻一扬,便也是满堂喝彩。

    张充和晚年
    卞之琳在台下看着她,她的一颦一笑一字一句,都印在他的脑海里丹尼·特乔,唱进了他的心里。
    他会想起许多年前的一个午后,那个穿着天青色旗袍的少女,坐在那雕花的长窗下,向他轻轻颌首而笑什么时候入梅,让他一生不能忘却,而他的种种自白可见他甘愿做一个看风景的人。
    无题(五)
    我在散步中感谢
    襟眼是有用的
    因为是空的
    因为可以簪一朵水花
    我在簪花中恍然
    世界是空的
    因为是有用的
    因为它容了你的款步
    ——卞之琳
    文化
    还想看更多?
    我们还有俩APP!
    东方文化云APP

    古建中国APP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