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务员考试职位一枚人参果从何而来?-神武3

发布时间:2019-06-10编辑:admin阅读:145

    一枚人参果从何而来?-神武3


    青峰传

    运镖途中发生的故事
    笑 飞1
    长安城北的大唐国境,一辆镖车自东向西缓缓而行...
    车架子上,一人半倚而坐,脸上遮顶草帽,怀中揣把宝剑,剑在鞘内,锋芒不显。马儿也是自在,不急不缓,怡然自得,神情自若,确是有怎样的主子便有怎样的马。
    马儿慢跑了些许,一声嘶鸣后便是停住马蹄。
    只听前方传来道粗狂的声音,大声喊道:“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后面怎么说?反正是留下钱财来...”
    车架子上的人一声惊咦,心中却是一乐,漫漫长路正是无趣到打起瞌睡,偏偏来了劫匪好让他活动活动筋骨。
    只见这人灵活坐起身来,将盖于脸上的草帽拿开,不正是天策府叶青峰。
    叶青峰目光直视正前方,便看到不远三人站成一排的强盗。
    强盗头子的长相说的上是肥膘大胖满肚子油水,手中沉重的双板斧耍得活灵活现虎虎生风,旁边两个喽啰挥舞着钢刀,三人好不威风。
    “这小子见了我竟然不怕?”强盗头子心想,接着迈着重步向他走来,见车上人并非是自己想象中害怕到痛哭求饶的模样,他一声冷哼,心中下定决心要给他些颜色瞧瞧。
    走到跟前,看叶青峰仍是半倚着身子,无动于衷的态度,强盗头子更是气急,只听他呀呀一声,十分重的双板斧在他手中如鸿毛般轻巧灵活,双手挥舞板斧便冲拉车的马竖劈过来,力道十足。
    若当真被劈中了,马儿可是要化作一摊血肉泥喽。
    叶青峰一声笑,道:“这可不行,若是把马儿劈死了,难不成你给我拉车?”说着,也不见他动手,便瞧见双板斧被反震出去,滴溜溜的旋转到高空,又嗖的一声掉落在地,劈进道旁的泥土地里。
    强盗头子被这股震力震得接连退后两三步方才稳住了身形。
    两个喽啰急忙上前扶住他,只见强盗头子一声冷笑,道:“好小子,我说怎的不怕普朗东,原来也是位练家子,留下大名,也让老子知道败给了哪位少侠,回去后好让老子吹嘘吹嘘。”
    叶青峰起身下车,拱手道:“天策叶青峰。”
    强盗头子先是一惊,又道:“我说少侠武艺如此高强,原来是程将军门下,也是不冤,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来日在见...”
    说完,双手一甩,倒是将两个喽啰甩开,气势汹汹的奔向远方,剩下两个喽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无语,只得跑到道旁,一人一把板斧,费力的从泥中拽出,匆匆离去...
    “不送。”叶青峰身法轻盈的跳上车,一腿伸直一腿蜷起,斜靠在身后的箱子上,吆喝了一声爱情手册2,马又踏着缓慢的步伐,向西而行...
    这趟镖,送往何处?
    2
    大唐国境往西,长安百姓称之为大唐境外,祖辈相传,大唐境外为一奇地,有神仙,妖魔,鬼怪在此开辟仙府洞穴修行。
    寻常人若是想修炼成仙,可来此处,说不得会偶遇仙缘。
    拉车的马是匹骏马,马拉的车也是辆好车。叶青峰斜躺在车上毫无颠簸之意,这时,他已经将草帽搁置在一旁,目光如剑,炯炯有神。
    叶青峰微微皱眉,尽管四周毫无动静,他仍是感到了异样,像是被群狼盯住的猎物般,他的双耳在聚精会神的听着动静,马蹄铁与青石板接触发出嗒嗒的响,像是从阴曹地府中吹出的阴风...
    这个地方,罗秀春当真诡异的叫人毛骨悚然。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传来阵阵呼救声:“救命,救命...”
    叶青峰闻声,脸上神情不变,只是背已挺直,蓄势待发,剑在手上,胸中战意满满,这便是天策弟子的气势,一往无前,毫无畏惧。
    “这位公子,帮帮我。”镖车行走不足一里,便看到一女子趴在地上,叶青峰望去,心中一颤瓮安天气预报,那是一张让人惊艳的脸,妖媚性感,美艳绝伦,唯有脚裸处被一夹子紧紧夹住,鲜血横流。
    见叶青峰勒马停下,白衣女子泪珠直流,有气无力的道:“小女子名为雪千寻,今日外出不慎被这夹子夹伤...”
    “姑娘莫慌。”叶青峰下车,快步走到雪千寻身前,手中用力,一把将夹野兽的夹子扯开,慢慢从雪千寻脚裸褪下,又从怀中掏出一瓶金疮药,细心的敷在上面,用雪千寻递给他的白手绢包住...
    等全部忙完,他站起身将雪千寻扶了起来。
    “谢谢公子。”雪千寻站起身来,半弯身姿,向叶青峰道谢。
    “姑娘带伤在身,不必多礼。”
    “看公子模样,是在运镖?”
    雪千寻观察的仔细,也是毫不避讳,看到了想到了便问了出来。
    叶青峰点点头,答:“正是。”
    接着又问:“雪姑娘怎独自一人来此?”
    雪千寻答:“公子有所不知,家中老母亲患了伤风感冒,小女子家境贫寒,郎中不出诊,只好自己来此采药。”
    叶青峰问:“雪姑娘学过些药学,懂得如何医治吗?”
    雪千寻答:“前些年在临仙镇偶遇仙人,倒是学过一些。”
    叶青峰在问:“雪姑娘药已采好?”
    见雪千寻点头应是,脚裸处血已止住国家公务员考试职位,叶青峰拱手,欲要离开。
    雪千寻却是喊住了他,说:“公子能否将小女子送回家中?天色已晚,腿脚也是不灵活,且此处古怪得很,小女子半刻不想逗留。”
    说完,雪千寻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带着惧意望向四周。
    “小女子家就在此地的东北方。”雪千寻泪雨带花,凄惨可怜。
    “姑娘若是不嫌弃,便上车来。”叶青峰扶起她。
    镖车本往西行,此刻却是转了方向,向着东北而去,叶青峰在左,雪千寻于右,两人心中都有所思,一路倒也沉默无言。
    叶青峰突然问了句:“雪姑娘说到此处古怪?不知有何怪之处?”
    雪千寻点点头,道:“小女也只是从家中老母亲口中听闻,此地通幽冥,特别是脚下为黑土地之处。”
    “黑土地?”叶青峰便想到,刚才所在的地面便为黑色。
    莫不成,有所不同?
    “是,据说黑土地是人间连接幽冥地府的通道。”
    马儿的速度仿佛快了些,距离运镖时间已所剩无几,半路发生的事情打断了他的计划,偏偏又狠不下心来拒绝。
    不远,一处庞大的古宅显现出来,古宅大门上方的牌匾处,偌大的正书写着两个大字:雪府
    古宅门前,雪千寻站定身子道:“公子,这便是小女子家,不如公子入内歇息片刻,好让小女谢过公子搭救之恩。”
    叶青峰挥手拒绝,道:“不了,雪姑娘早些回府吧,天色已晚,此镖时间紧迫,不可耽误,来日再见吧。”
    两人寒暄片刻,叶青峰起身上车,马鞭虚空抽了一下,只听啪的一声,马儿嘶鸣,迈着矫健的步伐,向西北而行...
    “公子路上定要小心...”
    直至叶青峰身影消失不见,雪千寻眼中便全无笑意,右手挥动间,整座古宅弥漫上一层浓浓的烟雾。
    待风过烟散,古宅便已消失不见,化为一座洞府。
    府上题写着三个大字:盘丝洞。
    也不知她在说谁,只听她自语:“疯子,竟然丝毫不顾邻里情义,当真是好大的威风,待得来日,本姑娘定要讨回今日之辱。”
    说完,倩影晃动,瞬间便已不见,哪还有半点受伤模样。
    3
    月上枝头,黑夜悄无生息间便将整片大地覆盖,仿若是自地狱吹来的阴风呼啸而过,如鬼哭般呜呜作响。
    叶青峰神情严肃,腰身笔直,自出国境以来便被饿狼盯住的感觉,至今未消,反而愈加强烈。
    两只黑鸦落在道旁的枯树上,不做声响,黑色的眼珠子在黑夜中滴溜溜转动着闪闪发光,当真是诡异至极,叫人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恰巧挡住了马儿的去路。
    这人穿戴黑甲黑盔,面具下一双血红眸子牢牢的盯住叶青峰,身后猩红的披风随风飘动,不然当真与黑夜黑土地融为一体不分你我。
    直待这人出现,叶青峰才察觉到被饿狼盯住的感觉便是来自于身前的黑衣人。他的气势,便是如同一头饿狼般,凶狠,残忍。
    “与我一战。”黑衣人发声,他的话简短有力,同时,又丝毫不给叶青峰答话的机会,已是举刀而来,只见他一个转身一个向前,便是杀招袭来,招招致命。
    叶青峰只得迎战,剑从鞘出,天地间锵的响起一声剑鸣,漆黑的大地上出现了一道亮光,光芒万丈,他的剑迎了上去。
    刀剑相交,只听,一声震耳的轰鸣声轰隆想起,接着,一圈圈涟漪以交点为中心向四周散发。
    周围的花草,树木,山石此刻全都化为灰烬,随风而散。
    叶青峰身影后退,拿剑的手极为少见的在微微颤抖。
    黑衣人却是岿然不动,如泰山之高令人望而却步。
    第一次交手,叶青峰竟然落了下风。
    黑衣人又动了,看他手中长刀旋转挥舞,口中念念有词,仿佛在与幽冥在进行沟通。
    突的,叶青峰脚下,一座桥自虚无而生,青石桥面东风31b,五格台阶,桥险窄光滑。再看,桥前流出一条河,河中有水,水为血色,血河中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想必这就是奈河桥与忘川河了。
    他恍惚之间竟然着了魔,失了神迷糊软网社。
    人未动,桥在挪,桥载着他,便要过河。
    相传人死后魂都要过奈河桥,善者有神佛护佑顺利过桥,恶者被打入血河池受罪,叶青峰,究竟是善是恶...
    桥缓缓挪动,到了河中,竟然停了下来,就在黑衣人认定他要被打入血河池中时,桥,突然停了下来,在黑衣人不解和惊讶的目光中,奈河桥又挪了回来,是的,桥退回了原地。
    叶青峰手中大道雷霆剑雷芒大胜,引天上雷光轰的劈落,直直劈在黑衣人身上,此时黑衣人正在施法斩杀叶青峰,雷光劈来,他根本无力抵挡,轰的一声,他整个人便被劈飞了出去...
    再看奈河桥和忘川河,已是消失于虚无,似是回归了幽冥。
    叶青峰眼珠子一转,人已回了神,他大喝一声,手掌打开,长剑于手心旋转金甫美,人若疾风,施展身法,长剑直冲黑衣人而去。
    天地之间,竟然咚的一下响了道鼓声,鼓声大且气势磅礴邹志明。
    黑衣人还未起身,便迎来叶青峰一鼓作气的第一剑,他仓促之间抵挡唱歌拼输赢,手中长刀还未抬起,便被他扫伤右肩,在看第二剑直直刺向他的胸口,黑衣人步伐一错,后退半步,回手挡刀,却是不如剑快,但却是躲过了致命一剑,第三剑又出,黑衣人一步接着一步的后退,直直到了第六剑,黑衣人手中的长刀横放,竟以刀面挡住叶青峰的剑尖。
    4
    此时,黑衣人已是满身伤痕,血迹斑斑。叶青峰收剑回鞘,剑芒藏而不露,直待身影落地,已距黑衣人一丈有余。
    “好,痛快。”黑衣人一声大喝,竟将脸上黑面摘下。叶青峰这才看清敌人的长相,最为吸引人的便是他那双独特的红眸,他的表情极为张扬,一副修身的衣物将强健的体魄展现的一览无余。
    “有趣有趣,敢问兄台大名?”叶青峰拱手道。
    “这个世界上,知道我名字的人不多。”黑衣人说完,他接着又道:“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幽冥地府,殷九幽。”
    六道有别唯异类神警天降,修罗心性恣意为。横眉冷对千夫指,骁勇热战视死归,他便是从不理会旁人眼光,任意而行的的殷九幽。
    “天策叶青峰爱蜂网。”
    “当真是爽快至极。”殷九幽将手中长刀往旁的一扔,丝毫不顾忌形象的坐了下来,手中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两瓶酒。
    他甩手一扔,一瓶酒带着风声直冲叶青峰而来。
    “陪我喝上两杯,放你走。”殷九幽还是一副天上地下我最大的神情。
    “殷兄当真是怪的很,怪得很。”叶青峰看了看停在不远处的镖车,马儿还在,镖车未丢,这一杯酒下了肚,就怕耽误了大事。
    但这怪人殷九幽,若不喝,看情况是当真不会放他离去。
    他不认为自己能够胜过殷九幽,殷九幽与他之间说来说去,也是个平局,此时来看,殷九幽是要在酒上找回面子。
    叶青峰酒往胸间一拍道:“殷兄,待小弟送镖回来,当与你不醉不归,可此刻,不行,也是不可。”
    殷九幽血红的眸子令人可怕,目光牢牢盯住叶青峰,似乎有些恼怒,但接着,他一抬头,酒便入口,喝完他道:“我在这等你,不来与我大醉一场,我便找上你天策府门去。”
    “好。”
    叶青峰的镖车又一次启程向东而行,天色已是微亮,他迎着初升的朝阳,拉长了他的人影,殷九幽站于原地,望着叶青峰,眼中红芒闪烁,双拳狠狠攥紧,低声道:“好小子,下次定要胜你。”
    话完,人便是踏步前行,正前方虚空显现出了一扇门,门磅礴大气,却是阴风阵阵,红蓝芒交接闪烁巨蛛怪,等殷九幽迈步进去,人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扇门,也再次归于虚无...
    出了境外,便是到了异域之地乌斯藏,叶青峰此行的目的,便是位于乌斯藏北方的道家庄观,五庄观。
    五庄观前,叶青峰将马车喊停,人于车上跳下,略整衣衫,待一切完后,他便上前敲门,片刻功夫,便有一道童伸出脑袋。
    叶青峰拱手道:“仙童有礼,天策叶青峰奉师门之名,从长安送来镖物一件,请接受。”
    仙童展开大门从中走出,单手竖掌在胸口回了一礼,道:“叶师兄有礼,师傅早已嘱咐,师兄请进。”
    一进五庄观,叶青峰首先打量起了仙观。
    观内,青葱翠绿,处处生机,当真是最理想的修仙之地,再细看,观内装饰简朴又不失高雅,恰到好处地体现了镇元子的尊崇地位。
    叶青峰问道:“不知仙师可在观内?”
    只听得道童讲:“叶师兄,师傅昨日赴玉帝、菩萨之约,共商三界比武大赛。”
    “三界比武大赛?”叶青峰一愣,对此事毫不知情。
    “是,师兄回师门便知,三界比武大赛是千年一次的盛举,需三界共同商议,到时皆可报名参加。”
    “原来如此...”叶青峰的剑在锵鸣,人已是血液澎湃,战斗的欲望被勾起,唯有大战一场,方可将此磨灭。
    5
    仙童将镖物放置观内某处,两手交错,施展仙法,便见一道金光化为金钟罩罩于镖车之上,后又隐于无形之中。
    叶青峰拱手欲要离去,只听得道童又将:“师兄莫急,师傅临去前嘱咐,师兄乃是三界奇才,日后大劫需师兄敢为人先,所命小童摘下枚人参果赠于你,望师兄加紧修炼,此劫就要来了...”
    “大劫?”叶青峰心神一动,脸上神色顿时变得严肃,他拱手道:“师弟可知是何劫难?”
    仙童道:“师傅不讲,但猜到师兄要问,师傅留下口信,他道:‘青峰,天机不可泄露,不可泄露啊,不然天地平衡定会受我影响,莫要再念,劫来自知。’此刻先请师兄随我来。”
    叶青峰点点头,将镇元子的口信牢记于心。
    五庄观内,有颗人参果树乃天地灵根,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果熟,约一万年才能结出三十个果子。
    道童领路在前,叶青峰紧随其后,直到了一处内院,他便瞧见了传说中的天地灵根,人参果树。
    树上,人行鲜果挂于树梢,道童一手拿金棒,一手捧金盒,轻轻一敲,树上一枚鲜果便滴溜溜的掉了下来,道童赶忙施法,手中金盒子散发金芒,人参果随金芒而入,道童紧接着右手双指划过,一声轻喝,道:“封。”便见一道金芒化作盒盖,将这颗人参果盖于盒内。
    “师兄有所不知,人参果树结出的果子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道童见叶青峰满脸惊讶,先是将手中的金盒交于叶青峰,然后将这人参树讲解于他听...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当真是神奇大懒堂。”叶青峰哈哈一笑,金盒子转眼间便消失不见,不知被他藏于何处。
    “本来今日应是大师兄接待叶师兄,但一早不知何事匆匆离去,只是留下口信让我道歉,师兄莫要怪我师门迎接不周。”
    观前,小道童满脸歉意,单手为掌鞠躬道。
    “无事,师弟莫要多礼,来日再见。”
    叶青峰右手挥动,一声轻喝,身下骏马嘶鸣,马儿向着来时路跑去,青衫随风飘扬,当真是骏马青衫正少年...
    大唐境外的黑土地上,两人交战之地,叶青峰手牵马绳,目光低望。
    黑土地的地面上,深深刻着几个大字。
    “酒需改日再饮,三界比武大赛定要赢你,殷九幽...”
    叶青峰拔剑出鞘以剑代笔,在地上写起字来拜泉吧,只见他手势极慢,却是碎石乱飞,待一切平静,他早已施展身法,驾马远去。
    唯独脚下的黑土地里又多了行字。
    期待再见,好酒共饮...
    这一篇文章
    来自写手团的同人写手笑飞
    如果你也想加入写手团
    出攻略、写同人
    顺便赚点零花钱
    欢迎发邮件给小昕应聘哦~
    详情戳这里↓↓↓
    你的通灵符小昕承包了!玩游戏还能赚零花钱!
    推荐阅读
    神武之战 | 法系新时代到来?魔王山助九天揽月登顶三界
    话题回复 | 引诱我当门派叛徒?是时候展现自己真正的实力了!
    染色坊 | 紫嫣然、粉嫣然、金嫣然,哪一个才是你的最爱?
    小昕爆料 | 全新装饰圣洁雪晶曝光!排位赛全明星报名开启!
    魔王山全新法术动画来袭!这样精致又写实的画风你喜欢吗?
    宠物鉴赏 | 靠平A输出的九头鸟?新手宠都被你们玩出花来了!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