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印刷一纸隐婚协议,她成了他的妻,说好彼此不侵犯!-红尘书殿网

发布时间:2016-05-04编辑:admin阅读:226

    一纸隐婚协议,她成了他的妻,说好彼此不侵犯!-红尘书殿网

    001相亲
    青湖市,灼色咖啡厅。
    夜幕降临,咖啡厅里亮起了柔和的灯光,靠窗的卡座上,简筠眯了眼睛,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夜景。
    窗户的玻璃上,映出一张浓妆艳抹的小脸,夸张的眉,深色的眼影还有血红的唇,再加上耳朵上大的离谱的耳环,眼前的女人怎么看都让人生不出好感。
    这也正是简筠想要的效果,因为她奉了母命,正在相亲。
    这不,简筠分神还没两分钟,她耳边就响起一道沙哑的声音。
    “简小姐,你在听我说话吗?”
    简筠从沉思中惊醒,扭头看去,便瞧见对面的男人皱着眉头,正一脸不悦地盯着她。
    男人大约三十五岁左右,很普通的相貌,如果他能再瘦三十斤,发际线再往下移那么两寸的话,估计会好看一点。
    也只是好看一些而已,至少看起来不会那么猥琐。
    “嗯。”简筠挑挑眉,淡淡应了声,算作回答。
    这已经是她这个月见的第七个相亲对象了,说出来都让人难以相信,她才26岁,她家母上大人却好像生怕她嫁不出去一样,早就安排好了她接下来数周的日程,一副今年不将她嫁出去就不罢休的样子。
    然而,男人对简筠的反应显然很不满意,他似乎想发怒,但又忍了下来,顿了顿,随即说道:“简小姐,总的来说,我对你的外表还是勉强满意的,你看不如这样,我们先把婚事定下来?”
    简筠刚端起水杯呡了口水,一听这话,当即喷了,挑高眉头不可思议道:“李峰先生对吧?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没错,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听介绍人说了,你年纪大了,急着结婚,我这也是在迁就你!”李峰信心满满地一笑,露出一口布满烟渍的黑牙,他又挑了挑眉,“不过我得把丑话说在前头,我刚刚创业,资金不足,所以我们结婚,你得陪嫁一套房子,不少于一百三十坪,三环以内,房子得上我们两人名字,车子我已经买了,不过是贷款买的,我们结婚后,我的薪水还贷,你的薪水用来养家。”
    简筠气极反笑,眯眸隐去眼底的嘲讽,“是不是我家还得陪嫁二百万?”
    “二百万……”李峰闻言,眼睛顿时一亮,虽然他极力克制,但是声音还是忍不住有些颤抖,“虽然这钱并不多,不过刘汗,总比没有要好,那我们下个月就把婚事办了中国万业网!”
    说罢,他伸手就去握简筠放在桌上的手。
    “办你个头!”简筠“唰”的一下缩回手,立即提起包包,起身就走。
    她都不知道这男人到底哪来的自信,她实在被恶心到了。
    “简小姐?你是对我哪里不满意吗?”李峰见简筠要走,也跟着站起来,拦住她的去路,一脸不解地问道。
    他一站起来,简筠才发现他竟然还没她高,她也才165而已,而且今天她穿的还是平底鞋!
    没她高,还是她的两倍宽,真不知道她妈那个老姐妹从哪看出的他和宋仲基欧巴一样高大英俊身材正?
    “李先生,我觉得我们不合适!”简筠见周围有不少人朝他们这边看来,她不想再和这男人多做纠缠,绕过他就想走。
    “不啊!我觉得我们很合适啊!”但是男人却不依不饶,伸手就拉住简筠胳膊,“简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
    “放开!”简筠被胳膊上传来的油腻感觉激出一身鸡皮疙瘩,她猛地一甩手,谁知用力过猛,脚下猛地一滑,加上那男人突然松手,简筠站不稳,顿时仰面朝后倒去。
    眼看简筠就要摔倒在地,而且她还听到“刺啦”一声,似乎是衣服被割破了。
    此时正是咖啡厅人最多的时候,刚刚男人与她拉扯就有很多人注目,这时听到这边惊叫声,自然有更多人看过来。
    简筠以为今天这丑是出定了,她在心里已经将那没品的男人千刀万剐,她发誓,一会她一定要那男人好看!
    眼看简筠快要摔倒,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只有力的大手揽住了她腰身,一把将她拉了起来,简筠瞬间跌进一道强壮坚硬的臂弯里,好闻的气息扑鼻而来,不是香水味,而是男性独有的阳刚气息。
    这一瞬,简筠有些发怔,心中一时如小鹿乱撞,好熟悉的味道!
    曾几何时,她也在那个人身上闻到过相似的气息……
    简筠心中忽然有了期待,她忍不住抬头。然而,她注定是要失望的,因为此刻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完全陌生的容颜,极其英俊,浓黑的眉,凌厉的眸,眉宇间天生贵气,那眼中墨黑的颜色仿佛漩涡,要将人彻底吸进去。
    他很高,一身高级定制西装,肩膀也很宽,简筠竟只及他肩头。
    只是一眼,简筠就发现男人气息很强悍,尤其是眼神,一看就是那种掌控欲特别强的人。
    “小姐,你没事吧?”男人见简筠一直盯着他看,他眼神落在简筠那恨不得满脸涂油彩的小脸,眉头几不可见地蹙了蹙,语气冷淡,却不失礼貌。
    简筠一愣,顺着男人的视线看过去,这才反应过来,男人早就松开了她,她却还抓着男人胸口的衣服。
    “对不起!哦,不!谢谢!”简筠脸色一红,连忙松开手。
    男人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伸手扯了扯领带侣皓喆,转身离开。一名穿西装,戴金丝眼镜,相貌同样出色的年轻男子跟在他身后,恭敬递过去一张湿巾,简筠就见那高大的男子接过那湿巾,仔细地擦了手,顺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简筠皱眉,心里忍不住浮上怪异的感觉,这是,商标印刷嫌她脏?
    好看的人总是会很容易引起关注,尤其还是这样两个帅哥同时出现,简筠也发现了,周围的人,尤其是女人,都在偷偷打量着男人,有的还拿出手机拍他的背影。
    真是一群花痴!
    简筠摇摇头,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包包。
    这边简筠刚弯下腰,她眼角的余光就发现后面有人朝她冲过来,是个女人,衣着光鲜,化着精致的妆容,踩着至少十厘米的高跟鞋,走得很急。
    简筠也没多想,捡起包包后,就往旁边让了让,刚刚与男人的碰触让她想起了一些尘封在心底的久远往事,一时有些茫然,以至于她根本就没注意到,那名踩着恨天高的女人竟是冲着她来的。
    待到简筠反应过来,她只觉一股热气迎面扑来,是咖啡,有人朝她泼热咖啡!
    002神秘的男人
    简筠一惊,下意识用包包挡住脸,大部分的咖啡都被包挡住,但是她半边胳膊和手还是被热腾腾的咖啡溅到,霎时火烧火燎得疼了起来。
    咖啡厅里的服务生包括客人,全都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一时所有人都楞在那里。
    “小贱人,不要脸的狐狸精!你说,是不是你勾引连城的?!一定是你,要不然连城怎么会不要我,我都已经怀了他的孩子!”那女人泼完咖啡,冲过来要甩简筠耳光,被简筠避开了,又来抓简筠头发,一边还破口大骂,什么话难听骂什么。
    简筠被骂的一愣,这是遇到疯子了?
    “贱人,我今天一定要撕烂你这只破鞋!让你还敢去勾男人……”这时那女人又冲了过来,又尖又长的指甲直接朝简筠脸上招呼过来。
    饶是简筠反应敏捷,也着实被挠了一下,她右脸上顿时火辣辣疼了起来。
    这时,咖啡厅的服务生也反应过来了,立刻有几人冲过来抓那女人,但更多的人是对简筠指指点点。
    “真没想到,这小姑娘看起来清纯的很,竟然也是个三!”
    “是呀,趁人家老婆怀孕,抢人家男人,真不要脸!”
    “这年头,小姑娘们的价值观都坏掉了,就想着两腿一张赚快钱,都是没家教的!”
    “……”
    简筠又气又疼,她最讨厌被误会,尤其还是这种莫名其妙的躺枪。她心里的火气腾得一下冒了上来,恰在此时,那女人挥舞着锋利的指甲又来挠简筠,简筠也管不了什么淑女形象了,人都欺到她头上来了,再忍她就是傻冒!
    只见简筠一把抓住女人手腕,半点不露锋芒地一拳打在了女人肩头,一下子就卸去了女人那猖狂的势头,而且别人还看不出来,只以为她拍了女人肩膀一下。
    怎么说简筠也跟外公练了几年的太极拳,虽然算不上高手,但是对付个把小混混都绰绰有余,何况是这么个身无半两肉的疯女人,若不是刚听说她怀了孩子,简筠才不会这么手下留情。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有,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知道你说的叫连城的人渣是谁!”简筠见那女人还在那骂骂咧咧,于是沉了脸色,厉声呵斥,“闭上你的臭嘴!你再敢骂我一句,我就报警,告你诽谤!”
    “你敢报警?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女人闻言,也不管麻掉的肩头,顿时尖叫起来,一边还拼命想挣脱旁边服务生的阻拦,看那样子,好像恨不得撕了简筠一样。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众人这时也看出了些许不对劲,一时都在对那疯女人指指点点。
    “疯女人!”简筠气得狠了,也懒得搭理张牙舞爪的女人,直接从包里拿出手机,按下110就要拨通。
    可是,就在简筠要按下通话键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忽然伸了过来,直接覆住了手机屏幕,同时,温和好听的声音响起:“小姐,能借一步说话吗?”
    简筠抬头一看,这才发现面前的男人竟是刚刚跟在那名扶了她一把的男人身后戴眼镜的年轻男子,他不知道为何出去了又回转。此刻,他正低头看着她,薄薄的嘴角牵起一抹温和的弧度。
    “说什么?”简筠蹙眉,她现在心情很不好,相亲遇到奇葩也就算了,现在又被疯女人泼了一身咖啡,想想就觉得窝火。
    “那个女人——”男子伸出食指猛兽领主,朝疯女人的方向轻轻一指,又点了点自己额角,弯唇悄声说道:“这里不好,就算你报警,警察也不会抓她的,不如,给我Boss个面子?”
    “你Boss又是谁?”简筠挑眉,她盯着男人的眼睛,头顶的灯光落下,给他的眼镜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暗光,让她看不清他眼中神色,然而直觉的,她却不忍拒绝他的请求。
    “就是刚才扶你的人!”男子笑道。
    简筠皱眉,她也发现了,从这年轻男人出现,那疯女人就安静了下来。她忍不住扭头看去,便见那疯女人正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门外,或者说,她不是安静下来,而是蠢蠢欲动,因为简筠从她眼里看出了疯狂,她的脸正在抽搐,手也在不停地抖着。
    她盯着门外,就像是一条猎狗看到了美味,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占有。
    简筠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的夜色下,有一抹高大的身影伫立。
    即使那个人站在暗夜里,却仍然掩不住那一身卓尔不凡的气息,让人想不注意到都难。
    简筠望着那道身影,不是为何,她觉得男人好像一直在看着她,而且目光灼灼。
    简筠不由皱眉,想了想还是收起了手机。
    刚才若不是那男人托了她一把,她必定要摔倒出丑,她不是个知恩不报的人,所以,既然他提了要求,那她也不好不近人情。
    “多谢!”年轻男子见状,眼角一挑,似有赞许的光划过。
    “既然脑子不好,下次出门前别忘记吃药!”虽然简筠不再计较,却仍然气不过,瞪了那女人一眼,愤愤说道。
    直到此时,她才想起自己手臂被烫了,她低头一看,手背红了一片,刺痛袭来,她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小姐,你的手要不要紧,要不我先送你去医院——”年轻男子闻听简筠的话,嘴角忍不住扯了扯,但随即就关心问道,可他话还没说完,刚刚才安静下来的疯女人突然又要冲过来。
    “你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你说谁脑子不好?!”
    “不好意思,小姐!”年轻男子也无暇再和简筠多说,他一把抓住疯女人的胳膊,扛起她就朝外走去。女人在他肩膀上拼命尖叫挣扎着,但男子走的很快,声音随即远去。
    围观的人一看没热闹看了,也跟着散去血祭野人山。简筠看着自己一身狼狈,拿出纸巾擦了擦包上的咖啡渍咸网,又看了看手上被烫出的水泡,也只能苦笑着自认倒霉。
    算了凤翅鎏金镗,还是先回家再说吧。
    这边简筠刚走到门前,突然发现有个服务生一脸尴尬地拦住她,“对不起,小姐,您的帐还没结。”
    “什么帐?”简筠挑高眉头,诧异道。
    服务生眼中闪过怜悯,好心解释道:“就是,刚刚和您一起的那位先生只付了他自己那份!”
    闻言,简筠眼中的诧异立即被嘲讽取代,那个男人,简直已经不能用没品来形容了。简筠连气都懒得生了,直接拿出钱包付了钱,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咖啡厅。
    站在路边,简筠本想打车回家,但是等了半天,也没见一辆出租车停下,公交也不来,叫专车都没人接单。
    更加悲剧的是,她发现裙子一侧裂了个口子,初春的夜晚很冷,凉风直往身上钻,一开始被烫时的麻木过后,此时她手臂上的痛感突然加剧,倒霉的她都想大哭一场。
    好在没过多久,简筠发现面前停了一辆车,她以为是叫的专车到了,于是想也不想,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一上车,她才发现后座上有人。
    而且这车和她以前坐的都不一样,十分宽敞,连座位的舒适度都似乎提高了n个档次。简筠眼角一瞥,发现方向盘上一对翅膀,中间一枚大写的B的logo。
    简筠顿时一个激灵,她再迷糊,也反应过来自己上错车了,似乎还没哪个专车司机壕到开宾利上班。
    003我就是那个叫连城的人渣
    “对不起,我上错车了!”简筠头顶冒汗,连忙开门想要下车,谁知道车门被从里面锁住了,她试了几次都没打开。
    简筠开始紧张了,她警惕地盯着旁边隐在暗色里的男人,又瞄了眼开车的司机,丁秋星做出防卫姿态,“你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我可是练过功夫的沙民事件!”
    “嘁!”男人优雅着翘着长腿,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发出一声十分不齿的嗤笑。
    “小姐,我送你去医院!”好在司机这时开了口,简筠回头一看,是那个戴金丝眼镜的男人。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遇到劫财劫色的了。”简筠这才松了口气,忍不住拍了拍胸口。
    很奇怪,她看到金丝眼镜就从心底里有好感,一点也没有陌生感觉。
    “你觉得,这两样东西和你有关吗?”简筠话音刚落,暗色中的男人再次开口,却毫不掩饰话里的嘲弄。
    “开门,我要下车!”简筠面色一沉,她感觉得到,男人对她似乎有着一股莫名的敌意,她还不至于那么没骨气,要蹭他的车。
    “开车!”男人直接无视简筠,命令道。
    “小姐别介意,霍少说话就这样!”金丝眼镜没有听简筠的,而是启动车子,看着倒后镜里的两人,笑得温和,“小姐怎么称呼?”
    “简筠,简单的简,竹均筠。”简筠说道。
    “难道你不知道,这么轻易就上了陌生人的车,又这么容易告诉别人你的名字,如果他是坏人,那么明天的晨报头条,就会是‘羡富女夜搭豪车,竟被奸杀,陈尸路边’的新闻了!”男人冷笑一声,说道。
    他的话一说完,车内顿时陷入尴尬的沉默。
    简筠的脸都气绿了,她真的很想骂回去,可是她现在身在人家车里,万一他们真是坏人,她骂回去只会更加激怒他,也是对自己不利,所以她只能沉默。但简筠心里却在暗骂这男人长得人模人样,嘴巴竟然那么毒,亏她方才被他扶了一把还心跳加速。
    而且只要一想起他擦碰过她的手那样子,简筠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对他的好印象一下子就降到谷底。
    戴金丝眼镜的年轻男子抬手掩在嘴边,轻轻咳了几下,他看着简筠气鼓鼓的模样,似乎是想笑,但随即转换话题说道:“简小姐,我姓程,程牧泽,你叫我牧泽就行。”
    “牧——程先生,你这是要带我去哪?”简筠也不是真的那么轻信别人,刚刚若是看清楚车子,她也不会上车。
    而且简筠突然想起来,车开了这么久,自己还没说家里住址,她猛地一激灵,眼底有了恐惧,这两人不会真的是专门用豪车拐骗轻浮女子的坏人吧。
    简筠话音刚落,就发现车子停了下来,她扭头一看,竟然是青湖市第一人民医院。
    “简小姐,你和霍少先下车,我去停车。”程牧泽回头说道。
    简筠想反对,那霍少已经打开车门,简筠见程牧泽看着她,也只能跟着下了车。
    那个霍少自然是不会搭理简筠,事实上,他连正眼都没瞟简筠一下。简筠也是眼观鼻鼻观心,将他当做了空气。
    只是她很纳闷,这霍少不像是热心的会带她来医院的人啊,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不过他不来还好,来了反而像尊自动散发冷气的移动冰山,让人瘆的慌。
    这时,程牧泽停好车也赶了过来,“穿上吧。”他递给简筠一件外套盘龙续集,简筠抬眸看他,她有些犹豫,因为她觉得这个今晚才第一次见面,看起来和善的男子对她实在太好了,好的让她觉得有点诡异。
    “怎么?怕我拐骗你?”程牧泽似乎看出简筠心里在想什么,他挑眉笑道,“那随你了,如果你不怕走光的话。”
    闻言,简筠下意识瞥了眼一旁的霍少,他也恰好扭头看她,夜色下,那一张俊颜堪称完美,只是眼神太过于凌厉。只是一眼,简筠只觉得心脏一阵狂跳。她连忙伸手接过程牧泽的衣服,借穿衣的动作掩饰自己脸上的红云。
    但此时简筠心里却难掩震惊,这男人到底是谁,怎么气势那般强,她只是看了他一眼,竟然好像被电到一样。
    外套是男式的,对简筠来说,格外宽大了些,几乎都拖到膝盖了,衣服上有股好闻的味道。简筠感觉有点冷,于是裹紧了衣服,只是她总觉得那位霍少似乎在看她,而且眼神很诡异。
    程牧泽先去挂了号,接着便领着简筠朝诊室走去,简筠即使有一肚子的疑问,也不好问出口。
    那霍少倒是没再毒舌,只是全程冷着脸等在诊室门口。
    但是,这男人的外表实在太出色了,只是往那一站,就像是一个发光体,自然就吸引了众人目光。再加上同样出色的程牧泽,两人简直是要命的吸引人。
    给简筠清理伤处的护士一边上药一边不住地偷眼朝外面瞄,还旁敲侧击地向简筠打听两个帅哥的来历,就连急诊的女病人们都纷纷跑出来围观。
    简筠哪知道这两人什么来历,现在她更担心自己手上会不会留疤。
    待到上好药,简筠又在那霍少与程牧泽的护送下,以及众人艳羡的眼神里出了诊室,但是她总觉得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这一路走着实在太沉闷,于是简筠没话找话:“程先生,今天那疯女人是谁啊……”
    话一说出口,简筠才发觉这话不该问中国绸都网,有打听别人隐私的嫌疑,于是连忙转换话题,愤愤道:“我是说,那女人说的对她始乱终弃的男人真不是个东西!是叫连城对吧?真是个人渣!”
    “……”刚打算说些什么的程牧泽一听这话,顿时喷了。
    “现在这社会,混蛋真多——”简筠并没发现程牧泽的异样眼神,她还在那自顾说着,不想一时没看清楚路,突然一头撞到了什么,简筠抬头一看,发现竟是一直在前面走着的霍少突然停了脚步。
    “你叫简筠是吧?”
    简筠刚要说抱歉,霍少忽然转过身,低头看着她开口问道。
    “是啊。”简筠点头,她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直觉告诉她,这男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关心她叫什么名字。
    “你好像到现在都没问过我是谁。”霍少双手插兜,眯了眯眼,有阴沉的光落在他眼底。
    简筠看了看程牧泽,见他一脸古怪表情看着自己,心里不由“咯噔”一下,难道她说错什么话了?
    简筠想了想,没觉得自己有哪里做错,于是也就不想了,而是顺着霍少的话问道:“你是谁?”
    从见面时起就没给过简筠好脸色的霍少突然勾了唇,缓缓凑到简筠面前,笑得邪气,“我就是那个叫连城的人渣!”
    004她被撩了
    这一刻,他离简筠那么近,近到她几乎可以看清他墨黑瞳眸里自己的影子,他说话时,好闻的气息扑在她脸上,她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要烧着了。
    简筠自认不是一个花痴的人,也并不以貌取人,但是,这个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尤其是当他靠近时,他身上那独特的男性气息瞬间将简筠笼罩,让她忍不住一阵耳红心跳。
    简筠被霍连城撩地足足愣了好几秒钟,突然反应过来,他刚刚好像说他叫连城?
    不对,他是说他就是那个叫连城的人渣!
    简筠嘴角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想要退出霍连城的气息范围,然而她退,他便进,直到她退无可退,后背抵到了墙壁,他才站住。
    简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她现在最后悔的就是上了他的车,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不过,她不认为自己这副尊容能引起他的兴趣。
    “你,你好!”简筠只觉鼻尖满满都是他身上的气息,她努力扯动嘴角,露出一抹尴尬的笑。
    霍连城盯了简筠几秒,他脸上那邪气的笑容收起,恢复到先前那冰山高冷姿态,他的眼神很冷,就这么直直盯着简筠的眼睛,简筠她顿觉呼吸急促,感觉自己快要被吸进他的眼里了,她张口,想说什么,这时,霍连城突然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简筠张了一半的嘴再次僵住,她忍不住摸摸鼻子,呼出一口气。
    “简小姐,”程牧泽走了过来,他声音里有着不加掩饰的笑意,“走吧。”
    待到上了车,简筠发现这气氛实在尴尬,她很想说自己打车回去,但每次话到嘴边,却又生生咽下去,因为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周身那满满的负气压让她心惊胆战。
    毕竟,她当着他的面骂他人渣,她现在非常心虚。
    “简小姐在哪高就?”程牧泽似乎也感觉到车内有些沉闷,于是找了话题。
    “明氏企业。”简筠说道。
    “你在明氏?”程牧泽闻言,不由挑了挑眉。
    “对啊!”简筠下意识看向霍连城,却发现一直当她是空气的男人听她说她是在明氏企业时,竟然纾尊降贵看了她一眼。
    不过,这一眼却是饱含深意,他的眼神让简筠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而且,她怎么觉得好像在哪听过霍连城这个名字?
    问了几个问题后,程牧泽也没再说话,待到车子终于停下,简筠看到外面熟悉的小区,一颗高悬的心这才放下。
    道谢后,她迅速下车,冲程牧泽挥了挥手就往小区里面冲,她怕她再待下去就要得尴尬症了。
    如果简筠此时回头,她就会发现那辆低调奢华的宾利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车窗降下,一直对她不假辞色的霍少竟然一直盯着她的背影。
    “这女孩的眼睛长得真好!”程牧泽忽然开口,眼里是不加掩饰的赞美。
    “开车!”霍连城却没有理会程牧泽,沉声吩咐道。
    宾利静静驶入夜色,良久,程牧泽的声音响起:“其实,那件事与你无关的。”
    新苑小区,简筠刚到家,她家母上大人的电话就到了,听着电话里妈妈那既兴奋又紧张的语气,简筠忍不住叹气:“妈,以后能不能不要什么人都要我去见?”
    于是简筠将今晚相亲男的奇葩事迹简单描述一遍,当然,她自动省略被疯女人泼咖啡以及自己搭错车,差点被拐卖的事,因为她不想让爸妈担心。
    果然,简母一听那相亲男竟然没一点像宋仲基欧巴,还说出那样苛刻的条件,当下就火了,立马挂了电话,找她那老姐妹兴师问罪去了。
    这边简母电话刚挂,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是简筠的大学同学兼现任室友洛妍妍。洛妍妍去年研究生毕业,现留校任教,晚上经常有课。
    简筠原以为洛妍妍是要问她今晚相亲结果,她也很想和洛妍妍说说那个让她莫名其妙的霍少,然而简筠却没想到洛妍妍竟然是有事要跟她说。
    刚接起电话,简筠就听洛妍妍说道:“筠筠,我看到林岚岚了。”
    乍然听到这个名字,简筠有瞬间的茫然,她望着窗外的夜空,似乎有一些尘封的往事正在心底破土而出,她的心忽然疼了起来。
    “筠筠,你在听吗?”洛妍妍听话筒里没有声音,不由担心地唤了一声。
    “嗯,你说。”简筠轻声应道,她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掩饰不住的疲惫。
    “筠筠,我是不是不该告诉你这个?”洛妍妍听出简筠情绪不对,语气有些迟疑。
    “没事,”简筠起身走到阳台,打开窗户,十五楼的高度,那凉风足够让她冷静下来,“总会见面的,妍妍,谢谢你提前告诉我。”
    “筠筠,还有一个消息,”洛妍妍犹豫道:“许海洋,可能下个月回来。”
    “啪!”简筠感觉自己心里一直紧绷的那根弦断了。
    她不知道自己后来又跟洛妍妍说了什么,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挂断的电话,她就这么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望着外面那万家灯火,站了很久。
    六年了,简筠永远忘不了六年前的那一天,就在那一天,她先是得知自己的好闺蜜林岚岚竟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当家里因为这个消息炸翻了天,妈妈和爸爸闹得快要离婚,简筠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她这个姐姐突然告诉她,说她怀了许海洋的孩子。而许海洋,是简筠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考上同一所大学,高中毕业就确定关系的初恋男友。
    双重的打击,让简筠彻底懵了,林岚岚突然的一跪,更是让她不知所措。林岚岚说她很爱许海洋,没有他,她和她的孩子都活不下去了,她要她成全他们。
    可是,难道这就能成为林岚岚接近她,然后横刀夺爱的理由?
    然而,所有这一切带来的伤害,都比不上许海洋看到林岚岚给她跪下时冲她说的那些话……
    这一晚,简筠在窗前站了很久。
    .

关键字